Friday, November 18, 2011

|艾孕事| -- 惊心动魄168小时 之 谷底


|艾孕事| -- 惊心动魄168小时 之 入院

|艾孕事| -- 惊心动魄168小时 之 第二、第三天
|艾孕事| -- 惊心动魄168小时 之 转变


⋯⋯
抵达中央医院时间是3:30pm
拿着医生的介绍信来到了
新的一栋楼 Pusat Bersalin
上了一楼,把信交给了护士
听过这么多不好的案例
中央医院一直不是我生产的首选
不敢想象在这里会遇到的待遇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迫来到这里我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首先,
护士把我带到里面进行基本资料问答
然后跟我要“红簿子”
(红簿子就是怀孕的人到政府诊所登记的看诊记录簿
一般上都建议孕妇至少去开个户口,留个名字以防万一
而Vivi就这么刚巧在怀孕20周的时候有去过政府诊所一次
算是幸好,之后再详细跟大家解说这一部分好了)

可是当初入院出门急,“红簿子”没带在身上
护士不允许通融,坚持等到红簿子到手才能帮我看诊
当下只好麻烦爸爸马上回家从家里把它带来

红簿子一到手
先由小医生帮我看诊
进行一下病历的问答,由于政府医院多数采取笔录方式
所以过程进行得很慢
而且全程Gohgoh都不让老公陪伴
Gohgoh在外面不知道我会接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很是担心

笔录完毕,医生让我躺在床上做CTG检查
左边,和右边各躺着其他友族的孕妇
她们肚子都很大,应该是快要生了

算一算孕期不知不觉进入27周第一天了
但此时的宫缩现象仍然被视为不正常的现象
护士们都在我小小的肚子上绑上CTG的时候也
对我投以奇怪和同情的眼光

小医生看了CTG检测结果,仍然有每5分钟宫缩
然后让我躺着等待他们的大医生Dr Fadiah来
Dr Fadiah是位印度籍医生,
圆浑的双眼炯炯有神,看起来很和善可亲
口超印度腔的英语,淡定的在帮隔壁的孕妇进行内诊
然后听到那位孕妇的喘气和呻吟声,跟着一堆鲜血被丢掉
然后医生指示可以推那位孕妇去生产了。

呼~气氛好紧张!
终于到我了,
医生二话不说的拿出仪器对我进行内诊
也许是非常紧张,我的屁股不自觉的摆动
医生细心的安抚我,要我放松~

还好,没开!!

跟着我被指示换上医院的粉红病服
然后带去做扫描

对政府医院的运作充满好奇的我就这样一步步的来到了另一部门
躺下。

幸好那位华人小医生看我很不安的样子
对我特别照顾
怕我脚冷,帮我盖被子

Dr Fadiah开始进行扫描
宝宝心跳正常,胎儿的头已经转下
但还没有进入产道
子宫仍然时不时紧紧的一缩
Dr 很仔细的量了宝宝的头围,肚围,和其他部位
摸了摸我的整个肚子
说宝宝27周,大约1 - 1.2kg

-----------------------------------------------------------------------------

接下来发生的事,过程太快太惊心⋯⋯
我可能有点记不清楚了

医生开始用他的英文跟我解说
通常早产的宝宝26,27周,
只要体重超过1kg, 存活的机率比体重0.8- 0.9kg的高
而体重1.2 - 1.3, 1.4, 1.5kg的宝宝存活机率又更高些
所幸我的宝宝大概预算有1kg

而对于早产宝宝的存活最关键的就是他们的肺部发育
出生后是否能呼吸得靠他们的肺部了
医生说,他会马上为我进行施打两支婴儿补肺的针
分两次在12小时内打
这针的效用能在母亲体内保存七天,让胎儿的肺能尽快发育成长
以便出生之后存活的机率更大
同时,为了防止我在施打第二支针前的12个小时内生产
必须为我吊点滴,控制宫缩

等打完第二支针后,也就是12小时后
点滴会取掉
到时候任由宫缩阵痛来袭,他们将不再阻止宝宝的出生!

这一听,我的心都慌了
一直以来Dr Lim的对策就是要想办法抑制宫缩
避免早产
如今这里的医生竟然要让我顺其自然的痛-生产
我不要,我不要早产,我不要早产!!!!

医生安慰我说:“Why not? Let the baby choose if he really want to come out,
don't worry, we will try to save your baby, definately!”


半听半懂的我,躺在床上开始眼泪在眼中打滚
Gohgoh还在外面,他要是知道医生要让我们的宝宝提早问世不知道会不会接受?!

跟着医生又说:“不过要让你知道,早产的婴儿不一定能活
若是靠着氧气箱活下来,必须加以照顾
我们也不能保证他其他器官的完整
有时长大了一点,可能脑部出血,可能突然失明,眼睛模糊不清,或是肚子不健全
早产儿就算长大也一定输给其他足月的宝宝⋯⋯”

眼泪再也控制不来
我就这样看着医生一面说,
两行泪水就这样一直 一直 一直往两边滑落

“Don't cry, why cry? We are telling you the truth,
but this is not 100% will happen, maybe you won't labor now.
We are just telling you IF, IF your baby is really borned now,
premature baby, something like this could happen... ”

我哭着跟他说好,但是我需要见见我老公再说。
被推出去的我苦红了双眼,泪水不停流,
Gohgoh一见我这样更是担心害怕
我抱着他一边哭着,一边很慌乱地跟他说医生刚才说的话
然后,说到宝宝可能怎样怎样⋯⋯我再也说不下去了⋯⋯

华人医生和Dr Fadiah在一旁开始再一次解说
然后医生说必须尽快打针
这是为了我跟宝宝好
跟着我就被带进去,脱下裤子在右边屁股狠狠地打了一针
这一针很痛,比普通B型肝炎预防针还痛
心情还没平复,来不及让疼痛过去
然后又任人摆布指使我起身坐到轮椅上
就这样把我推进了ICU病房

Gohgoh在哪里??我不知道
一直要求护士让他进来陪我,结果被护士骂了一顿
来到ICU病房,躺下
我不哭了,双眼直盯着天花板
一群护士涌来
帮我检查血压,脱开我的衣服装上心脏检测仪器
抽血,量宝宝心跳
打针吊点滴时血还浅了一床
我抓着床单忍着什么也不说,希望时间赶快过去!

又绑上CTG,
趁空档时间我赶紧央求护士帮我出去把我老公叫来
这时候大概八点多吧,还没吃过饭

Gohgoh一来我的眼泪又开始打滚
此时心中的百般滋味已不能言喻
只记得Gohgoh一直跟我说要勇敢,要有毅力
我们的Kwan仔一直都是最健康的宝宝
一直都是我们最爱的宝贝

没多久Gohgoh又被赶出去了
ICU不能有探访者,老公只能进出逗留一下下

后来另一位大医生来了(是Pusat Bersalin里最大的医生,忘了什么名)
也是一位印度医生,说话沉稳,有条有理,很让人放心
他看看我的情况,问我为什么KPJ把我转来这里
是不是因为经济状况,我点点头
然后医生解释到:
“其实许多人被转到政府医院一半是因为经济状况不允许,
另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医院的医疗设施比较完善
比方说你的case,两支补肺针在外国虽然普遍但费用非常的贵
而且在柔佛
就只有在这一间政府医院有而已
KPJ没有对策的情况下,只能一直给我吊点滴抑制宫缩
因为他们不要你的孩子早产,因为他们的育婴箱费用非常高
但是他们在把你转来这里之前怎么没有问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氧气箱呢?
目前的状况,我们整家医院没有多余的氧气箱了
如果你的孩子这时候出世,可能没有箱子给他
但是我们会打电话到其他的医院看看是否有多余的氧气箱
必要的话会把你Transfer过去。你放心,我们会尽量打电话找那个箱子
况且你的情况也不一定会用得到。”

Gohgoh从外面买了面包给我
这时候进来也听见了医生的这一席话
医生说我现在能做的是好好跟宝宝沟通,
要他在肚里多待久一点
待得越久,就越健康
另外还叫我祷告,靠信仰,什么都好,
只要有希望就不要往坏的方面想

Gohgoh又被赶出病房
剩下护士和大家不断鼓励我的话
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心理默念要坚强,要勇敢
宝宝是最健康的宝宝
一直过了不知多久⋯⋯
那一夜很难熬,宫缩的痛,加上各种情绪
其他的病人个个入睡了
一整晚上只有我睁着眼,怎么也睡不了

另一方面
这突发状况乱了我们一家人,时间突然变得紧迫
Gohgoh在外面帮我安排妈妈准备随时坐月子的事
另一边联络了刚坐完月子的郑伊慧妈妈
要她帮我买齐还没买完的购物清单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未来还有好多事要面对⋯⋯

待续⋯⋯

2 comments:

  1. 我只读到这里我还没有读完我已经受不了哭了

    我要抱抱你 加油

    ReplyDelete
  2. aa: (((((((抱
    我一直怪自己不够勇敢,有你们的鼓励我会更坚强。

    ReplyDelete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